客户案例
  • 有创意的年会策划方案-员工自导自演年会节目表演策划表彰会 title="有创意的年会策划方案-员工自导自演年会节目表演策划表彰会"
  • 成都新产品上市推介会活动策划-媒体公关邀请服务公司 title="成都新产品上市推介会活动策划-媒体公关邀请服务公司"
  • 四川成都车展活动策划服务商-展览展位展台设计制作公司 title="四川成都车展活动策划服务商-展览展位展台设计制作公司"
  • 四川马拉松活动策划专业公司 title="四川马拉松活动策划专业公司"
  • 四川成都新车上市发布会活动策划 title="四川成都新车上市发布会活动策划"
  • 年度表彰大会颁奖盛典晚会,企业答谢会广告策划公司 title="年度表彰大会颁奖盛典晚会,企业答谢会广告策划公司"
  • 化妆品护肤行业年会怎么做?颁奖典礼年会盛典晚会策划广告公司 title="化妆品护肤行业年会怎么做?颁奖典礼年会盛典晚会策划广告公司"
  • 2017迎春经销商会议颁奖盛典广告策划公司 title="2017迎春经销商会议颁奖盛典广告策划公司"
广告公司新闻

看懂这支广告的人,一定很丧!

 

“世界好像疯了。”人说

“因为四处都是疯子?”医者问

“因为现在的人只相信疯子。”人说

这是最近,富士相机新出的广告片《神经》中的文案。30s的广告荒诞、诡异、神经、光怪陆离的场景让人不知所云。在仔细思考后,可以看出这支广告背后的深意。广告致敬以先锋、猎奇、奇诡出名的寺山修司,色彩繁杂,想象大胆,强烈的视觉效果冲击着我们的神经,告知我们,这个世界是病态的。

 

 世界命题广告合集

人们都在麻木的生活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对于别人的事情冷眼旁观,随波逐流,亦或是躲在电脑背后做着键盘侠,这个世界真的还好吗?

这不是富士相机第一次做世界命题的广告了,自2016年开始,富士相机共拍摄了《神经》《遗弃》《失格》《美丑》《贫穷》《欺凌》《核先生》七个系列的广告,将社会中值得被关注的问题,通过镜头的方式表现出来,直白的将人性问题摊开给我们看。

世界命题之《贫穷》 

“你认识贫穷吗?”

“在电视上看过,是遥不可及的东西。”

“讨厌。你有想过,有一天会贫穷吗?”

“很遗憾。根据世界的逻辑只会富者愈富。”

“也有一句话,叫富不过三代。”

钱能生钱,富者愈富,穷者愈穷,贫富差距越来越大,这是两个极端,也是现在无法改变的现状。但谁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呢,毕竟世界瞬息万变,而富也可能富不过三代。

世界命题之《失格》 

“请支持我!”议员说。

“你有资格当议员吗?”人问。

“绝对有。”议员答。

“你有资格当人吗?”人问。

“应该没有。”议员答。

身为议员,不应该为人民服务吗?可失去了人格的议员还有资格当人吗,多么的讽刺。

世界命题之《美丑》 

“整容是想变得美丽?”

“我只想变得不丑陋。”

“不再被批判”

“世界生病了吗?”

“美丽,本来就是病态。”

追逐美丽有错吗?没有,错的是这个“外貌协会”的社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盲目的追求美丽,甚至不惜伤害自己,这个社会已经病态了。

世界命题之《遗弃》 

“真可怜,你被主人遗弃了么?”人问。

“人不是吗?”猫答。

“生命的本质就是孤独,如同被遗弃一样。”猫说。

“我们都是可怜的人类。”人说。

人,生而孤独,孤身一人来到这个世界,最后孤零零的离开这个世界,我们都是可怜而又孤独的人类啊。

世界命题之《欺凌》 

“怎样算欺凌?”

“十人欺负一人是欺凌。一百人欺负一人也是。”

“那么一万人呢?”

“是正义啊。”

“真奇怪。”

一百个人是欺凌,一万个人就是正义了?三人成虎,我们不能随波逐流,不能混淆是非,不然如何能称作为人?

世界命题之《核先生》 

“对不起!”核先生说。

“核先生…”人答。

“我是善意的,只是失控了。”核先生说。

“你根本不需要和我道歉。”人答。

“我才是要向地球道歉。”

核能本身有错吗?开发核能最开始是为了造福人类啊,那为什么要怪罪于核能身上,错的难道不是人吗?

相机记录下的只有这个世界美的一面吗?不,还有这个世界荒诞的一面,相机记录下的是最真实的人性。摄影,是艺术,是记录,是真实,广告充满着荒诞和讽刺,富士相机用这样一种方式与世人探讨社会问题,让世人更清醒的认识这个世界。这些问题都是值得我们去深思的,生而为人,应该去感受、去思考、去理解这世上的公或不公。

不过我相信,这个世界的病,最终一定会被治愈的。

荒诞作为一种审美形态,是西方现代社会与现代文化的产物。荒诞是人异化和局限性的表现,也是现象和本质分裂,动机与结果的背离,往往以非理性和异化形态表现出来,现实中的荒诞是审美活动范畴中荒诞的根源,荒诞审美形态是对现实中荒诞人生时间以审美的方式进行反思和批判。从内容上看,荒诞更接近于悲,因为荒诞展现的是与人敌对的东西,是人和自然、社会最深的矛盾。但荒诞的对象不是具体的,无法像悲剧和崇高那样去抗争和拼搏,更不会有对抗和超越。因此,荒诞是对人生的无意义的虚无性的审美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