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案例
  • 成都年会公司_公司年会_场地推荐_年会布置 title="成都年会公司_公司年会_场地推荐_年会布置"
  • 成都年会策划哪家好?新春年会晚会策划 title="成都年会策划哪家好?新春年会晚会策划"
  • 成都大型年会策划承办公司_四川年会布置_年会晚会策划 title="成都大型年会策划承办公司_四川年会布置_年会晚会策划"
  • 成都年会布置_四川年会策划_年会策划多少钱? title="成都年会布置_四川年会策划_年会策划多少钱?"
  • 成都年会晚会活动策划专业公司 title="成都年会晚会活动策划专业公司"
  • 有创意的年会策划方案 title="有创意的年会策划方案"
  • 成都年会策划公司_迎新年晚会_策划方案流程 title="成都年会策划公司_迎新年晚会_策划方案流程"
  • 成都年会策划_员工表彰_文艺晚会_布置公司 title="成都年会策划_员工表彰_文艺晚会_布置公司"
活动公司资讯

特斯拉上海工厂本月全面投产, “超级速度”令国内新势力咋舌

文 | 华夏时报 孙斌、翟亚男

2

10月17日,对于特斯拉来说,是个双喜临门的日子。在工信部最新发布的《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第325批)中,公示了拟发布的新增车辆生产企业及已准入企业变更信息情况,特斯拉上海工厂位列其中,这意味着特斯拉国产Model 3即将进入车型推荐目录并获得国家补贴。

同一天,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建设施工迎来又一重要里程节点——为该工厂生产运营供应电能的220千伏电力配套项目首条线路正式送电,标志整个特斯拉超级工厂项目进入投产前的冲刺阶段。根据现阶段所设定的目标,上海工厂本月将开始全面投产,到今年年底前的周产量将达到1000辆,2020年预计达到15万辆,未来规划年产能达到50万辆。

作为上海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外资制造业项目,特斯拉得到了上海市政府的大力支持,彰显了中国政府扩大改革开放的决心。而特斯拉在中国快速落地,无形中也给国内众多造车新势力带来更大压力。大象来了,中国的新能源汽车市场是否会因此掀起狂澜?

马斯克需要和时间赛跑

特斯拉迅速落地中国,与上海市政府对其的厚待分不开。与通常的汽车合资公司不同,特斯拉被允许成立独资公司,而其他公司需严格遵守中资与外资的相关比例。除此之外,上海市提供了大量廉价的土地,近百亿规模的银行借款,甚至还为了特斯拉工厂的落地,不惜拒绝了蔚来汽车在当地建厂的要求。

“上海是跨国投资的福地,美国通用在上海金桥投资成功,使其避开了美国金融危机的冲击灾难。如今特斯拉在临港的投资进展顺利,自贸区扩大开放使其成为首家外商独资汽车公司,项目审批的特事特办使其建设8个月就能投产,年内量产应是没有悬念的奇迹,五年内量产50万辆、千亿产值的目标也是可望实现的。当然,特斯拉自身也是蛮拼的,投入巨资、全力以赴、忘我工作,而且还将承担中国汽车巿场疲软的风险。” 上海浦东新区张江平台经济研究院院长陈炜认为。

在中美贸易频繁摩擦的2019年,马斯克和特斯拉似乎已经成为一个个例,在中国享有异乎寻常的优待。但需要注意的是,从2019年开始,特斯拉在全球正进入不受常理限制的疯狂生长中。今年前三个季度,他们在全球范围内分别交付了6.3万辆、9.52万辆和9.7万辆,累积交付25.52万辆,不仅远高于去年同期,还超过了2018年全年。在中国市场,根据特斯拉的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其在华交付2.2万辆,销售额14.69亿美元,同比增长41.8%,占销售总额的17%。另有进口汽车数据显示,今年1-8月,特斯拉中国共进口2.84万辆汽车,同比增长168.4%;仅在8月进口量达到3738台,同比增长468.9%。

虽然特斯拉在华销售额有所增长,但业内分析师认为,关于特斯拉仍存疑惑和担忧,可以总结为两点:虽然迈过了汽车工业规模经济的大关,但是随着特斯拉的销量增长完全由最低价车型驱动,这家现金流堪忧的车企未来毛利润率是否会压缩利润率?增加产能和开发新车的投入是否会损害其自由现金流?

特斯拉的第三季度财报或将提供及时的信息,帮助外界了解其业务是否显示出可扩展的迹象。也只有在10月23日报告第三季度财报时,外界才能看到评估特斯拉业务发展前景的两个关键因素。

“特斯拉在临港尽管有地价补贴也需在用地上付出巨资,资金压力较大,产值税收贡献的对赌压力也较大。同时,特斯拉中国团队的内部变化令人关注,引进年轻人才所需的居住、户口等配套都有一定难度。而中国的消费群体也或将进入收缩消费期,对价格更为敏感,也将对年产50万辆的目标带来压力。” 陈炜补充到。

蔚来困境显露新势力短板

相比马斯克,中国“特斯拉”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的处境只能用“艰难”来形容。

10月15日,市场面传出消息,在引进北京亦庄国投的投资之外,蔚来也在与浙江湖州市吴兴区洽谈一笔超50亿元的融资合作。但仅仅一天后,多方信源显示,湖州市吴兴区否认已经投资蔚来汽车,蔚来汽车盘前股价随即大幅下跌。

10月16日,湖州市吴兴区委宣传部一位负责对外宣传的负责人对外明确表示,“我们目前没有跟蔚来汽车签订任何框架协议。已经跟相关媒体和记者联系了,这个是不实信息,可能是他们弄错了。”“目前真的只是还在谈,能提供的信息很有限。”上述负责人同时表示,从政府的角度来讲,因为现在项目还没有确定,我们也没有主动对外披露这方面的信息。“可能是蔚来汽车主动向外公布的,现在形势不好为了提振市场和投资者信心。”

同时,据部分媒体援引湖州吴兴区的说法是,吴兴区经过评估,认为投资风险过大,已经停止了继续洽谈。对此,《华夏时报》在尝试与湖州方面沟通时,并未得到其明确的回复称完全停止,一位曾参与此前项目的外部供应链人士认为,可能考虑到之前与乐视的扯皮项目,湖州方面在对外表态时更为谨慎并没有问题。

据蔚来二季报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蔚来的流动资产(包括现金、现金等价物、短期投资等)约为79.9亿元,相比2018年末的121.7亿元少了40多亿。流动资产半年蒸发了三分之一,而流动负债(包括短期借款、应付账款等)达到了82.5亿元。2018年末,净流动资产——营运资本(working capital)还有35.8亿。而半年后的2019年6月末,其净流动资产已显示为负。

躲不过的全球汽车周期衰退

看起来,两位汽车梦想家各有各的难处,但《华夏时报》记者在于多位从事汽车风投的业内人士交流时,其一致的看法是,从第一款量产产品(7座ES8)在2018年6月上市,到后来ES6小型电动跨界车推出,蔚来花费了更短时间、更巨大的代价,获得了特斯拉同期都没有取得的成绩,单从这点论,蔚来在中国电动车市场的探索就具备它的存在价值。

但蔚来的短肋也同样明显,直至2018年底,特斯拉才迈过年产20万辆这一汽车产业公认的成本摊薄关口,而蔚来距此的距离还相当遥远。而放在眼下的难关是——除非得到重大投资者或地方政府的强力支持,蔚来很可能在未来半年内耗尽现金流。目前情况是,从其正在制定的融资方案和近期透露出的消息,仍没有任何触及实质的层面可以带动蔚来股价的稳定复苏,业内相关分析师认为。

而归纳一下李斌创业导师埃隆•马斯克的预期和变数,所有的问题都可以归结为以下两点:第一,随着全球经济形势的变化,特斯拉能继续增加销售额吗?第二,它是否已经不需要筹集更多现金来维持运营?

简而言之,如果回答是“NO”,那么特斯拉的业绩和股价在未来几年不太可能跑赢市场,仍将继续苦熬。如果是“YES”,特别是如果它在中国市场的销量能取得质的飞跃,那么它的前景和股价将会成为很多投资者又一剂强心针。

这个答案,一部分在马斯克手里,一部分在美国总统特朗普手里,但归根结底,还在中国消费者的口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