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案例
  • 成都年会公司_公司年会_场地推荐_年会布置 title="成都年会公司_公司年会_场地推荐_年会布置"
  • 成都年会策划哪家好?新春年会晚会策划 title="成都年会策划哪家好?新春年会晚会策划"
  • 成都大型年会策划承办公司_四川年会布置_年会晚会策划 title="成都大型年会策划承办公司_四川年会布置_年会晚会策划"
  • 成都年会布置_四川年会策划_年会策划多少钱? title="成都年会布置_四川年会策划_年会策划多少钱?"
  • 成都年会晚会活动策划专业公司 title="成都年会晚会活动策划专业公司"
  • 有创意的年会策划方案 title="有创意的年会策划方案"
  • 成都年会策划公司_迎新年晚会_策划方案流程 title="成都年会策划公司_迎新年晚会_策划方案流程"
  • 成都年会策划_员工表彰_文艺晚会_布置公司 title="成都年会策划_员工表彰_文艺晚会_布置公司"
活动公司资讯

猎豹移动傅盛:这轮投资的泡沫反而是好事

记者 | 柯晓斌

10月20日,在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企业家高峰论坛上,猎豹移动董事长兼CEO傅盛发表演讲《智能机器人:实体经济革命的里程碑》,他表示,PC时代以来,企业提升效率的过程,就是物理世界向数据世界迁移的过程,这个过程谁做得更好,谁就可能更快发展。过去,PC和手机是承担这个迁移任务的载体,将来机器人将成为实体经济效率革命的载体。

他表示,猎豹移动投资智能服务机器人公司猎户星空的机器人已在大型商场、图书馆、博物馆等20多个场景落地,数量超5000台,服务规模全行业领先,服务总人次已超1.3亿,日均语音交互频次超200万次。

2014年,猎豹移动完成上市,上市两年后,猎豹锚定AI机器人领域,押注人工智能,但回首过去一年,猎豹移动发展的并不顺利,在资本市场上饱受质疑。

作为猎豹移动董事长兼CEO傅盛,在乌镇接受了包括界面新闻在内媒体的采访,以下是经整理后的采访内容:

记者:这一次押注AI好像是一个见效比较慢的阶段,2019年会不会是一个低谷,到明年是不是会好转?

傅盛:公司转型几次见效,其实从客观来说是幸运的,宣布猎豹移动成立到上市就三年半,到海外化的收入从零开始占一半收入也就花了两年。但这都是互联网野蛮生长的缩影。

今天AI产业有它的特性,因为AI的链条很长,从硬件到软件到服务,而且现个外部竞争的加剧,都使得今天想做一家公司,做一个新的形态都不会那么快。

对于AI,有充分的耐心,并且在这个过程中,也积累了很多过去从来没有积累过的东西,AI看上去好像没那么快,但在AI的基础能力研发上,比过去我们所有研发过的项目都上了一个大的台阶,特别是体现在组织化和规模化上。

记者:目前在AI领域的进展和规划?

傅盛:今天猎豹移动已经有几千台机器人落地了,提供的语音服务每天超过百万次(商业场景),累计已经超过了上亿次的服务人次。

目前来看,最容易落地的是语音讲解、语音咨询,比如说问路,比如说什么东西在哪里,带你去一个什么地方,这种我们已经大规模开始落地了。

我认为明年在机器人的落地数量上会有更大的爆发,具体的数据我看能不能预测,但是我认为肯定是数倍的增长。

记者:怎么看企业的短期利益和长期战略?

傅盛:从根本上讲,企业应该都是长期作业的,而不是短期。短期打法可能最后造成整个体系崩掉。但从具体执行上来说,你肯定又得顾及眼下吧,所以这永远是矛盾的。

从我自己来看,希望所有的事情都围绕长期展开,你短期所做的事情,应该是长期的积累。

记者:投资人的耐心未必会有那么长。

傅盛:这就又到另一个问题了,就是你到底在为谁工作,或者你的工作到底是为了什么?如果只是为了投资人耐心的话,那就可以让投资人自己干了。因为投资人投你的核心是看到你看不到的东西,或者他不能做到的东西,这才是你的价值。如果你只是看着投资人眼光的一个执行者,其实你本身也是没有价值的。

理论上你作为一个创业者,作为一个企业家,你的核心就是你可以听任何的建议,但一定是自己做的决定,而不是投资人给你做的决定,所以我觉得这轮经济压力或者投资的泡沫反而是好事情。

记者:您这算是二次创业吗? 有什么不同吗?

傅盛:其实就是二次创业, 这件事儿对于我来说也非常的有吸引力,在2015年我就认识到移动互联网的红利基本上是结束了,移动互联网这件事儿想要变得更大是不太可能的。

二次创业的抗风险能力会加强,但二次创业的自我期望也在加高,甚至会超出自己的掌控力,这就变得更加危险。所以,很多二次创业也不一定就能成,这是事实。

记者:回顾过去9年,最让你绝望或觉得有压力的事儿是什么?

傅盛:你要说压力大,我觉得是这两年,这两年比当时创业时候压力大多了。 压力来自于你踏入未知领域,并且可能都没有太多人了解的时候,这是一个很大的压力。同时,外界对你的期望不一样,这两年,这个我已经化解掉了。

记者:这个事情之前没有人做过,从产品上,你觉得踩了哪些坑吗?

傅盛: 真正把AI的研发变得有效率的公司是极少的,大家都在讲AI研发,其实就是怎么把AI的技术和产品结合起来,这件事儿是很难的。 另外,硬件和软件的结合, 做手机硬件的人去做机器人,就会出现很大的问题,因为整个的要求就不一样。

记者: 你一直在谈垂直一体化的AI能力,为什么特别看重这方面?

傅盛:核心是这样的,是因为今天整个产业链不成熟,如果这个产业链很成熟,我也愿意只做一个点,甚至只做一个APP,然后我找一个硬件商帮我把机器人生产出来去卖。

但今天没有这样的产业链,跟手机产业链最大的不同就是找不到一个非常完整,或者说做到用户体验足够好的解决方案。 如果只做一个点,其它点用其他人的,可能在一些场景下就不适合, 就不能实现用户体验的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