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案例
  • 成都年会公司_公司年会_场地推荐_年会布置 title="成都年会公司_公司年会_场地推荐_年会布置"
  • 成都年会策划哪家好?新春年会晚会策划 title="成都年会策划哪家好?新春年会晚会策划"
  • 成都大型年会策划承办公司_四川年会布置_年会晚会策划 title="成都大型年会策划承办公司_四川年会布置_年会晚会策划"
  • 成都年会布置_四川年会策划_年会策划多少钱? title="成都年会布置_四川年会策划_年会策划多少钱?"
  • 成都年会晚会活动策划专业公司 title="成都年会晚会活动策划专业公司"
  • 有创意的年会策划方案 title="有创意的年会策划方案"
  • 成都年会策划公司_迎新年晚会_策划方案流程 title="成都年会策划公司_迎新年晚会_策划方案流程"
  • 成都年会策划_员工表彰_文艺晚会_布置公司 title="成都年会策划_员工表彰_文艺晚会_布置公司"
活动公司资讯

科创板注册核准时间最长公司背后:选择权归谁?

文 | 科创板日报 柴刚 

7月17日晚间,历时1个多月(27个工作日)的微芯生物,终于等来了科创板IPO注册批文。这家科创板过会第一股也多了一个标签——注册核准时间最长。至此,有关微芯生物“难产”、“被否”的种种传闻已不攻自破,但这背后所折射的管理层监管理念的转变更加值得探讨。

一位深度参与微芯生物IPO申报过程的知情人士对外透露,注册批文姗姗来迟,原因在于以利润为导向和创新为导向的审核理念的冲突。而从最终结果来看,在科创板开市前夕,微芯生物IPO顺利通过注册,再次验证了科创板及注册制试点的改革实质——将选择权交给市场。

要创新or要利润?

微芯生物成立于2001年,系原创新分子实体药物研发的创新型生物医药企业,专注于肿瘤、代谢疾病和免疫性疾病三大治疗领域原创新药研发。其主要产品为西达本胺片(商品名称:爱普沙 /Epidaza ),为国家1类新药,于2015年3月上市销售,为我国首个获批的适应症为复发或难治性外周T细胞淋巴瘤(PTCL)的原创新药。此外,微芯生物还有一系列独家发现的新分子实体候选药物CS12192、CS17919、CS24123、CS17938、CS27186等,正在进行临床前与早期探索性研究。

作为一家原创药研发企业,微芯生物一直保持着较高的研发投入。2016~2018年,研发投入占营收比例分别为60.52%、62.01%和55.85%,累计投入超过2亿元,远超净利润,并获得多项国家、省、市级科研资金支持。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末,微芯生物共有员工371人,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的259人,占比70%,14人有博士学位,其中3位国家级领军人才和2位海外高层次人才。截至2018年末,公司有104名研发人员,占员工总数的28.04%。

然而,令微芯生物引以自豪的研发投入,却一度成为其IPO路上的绊脚石。

微芯生物首家过会,却成为目前为止注册核准时间最长的科创板公司,据了解,主要是因为其对于一个在研小品种药物的研发费用资本化处理上,监管部门有不同看法,因此导致IPO注册有所耽搁。

实际上,早在6月5日上会之前,上交所已对公司进行了3轮问询,均涉及研发投入资本化问题。一是报告期研发支出资本化比例过高;二是新药研发进入II期临床就资本化的时点背离审慎原则,同行企业普遍是将III期临床作为资本化时点。

但是,如果降低每年研发投入资本化比例,或者研发支出资本化时点遵循同行惯例,将会大幅摊薄其寥寥无几的净利润。

2016~2018年,微芯生物的研发投入分别为5166万元、6853万元和8248万元。其中,作资本化处理的金额分别为2264万元、3331万元、4038万元,资本化比例逐年上升,2018年达到48.96%。而同期净利润分别只有539.92万元、2590.54万元和3127.62万元,2019年一季度甚至出现业绩变脸,扣非净利润亏损66.95万元,同比下降161.29%。

关于研发支出资本化时点问题,如果将西达本胺(非小细胞肺癌)II/III期临床试验阶段的投入全部费用化,则模拟测算后公司2016~2018年的净利润分别只剩203.6万元、2353.5万元和3021.69万元,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66.28万元、892.96万元和1791.68万元。

除了盈利能力不足,微芯生物还存在应收账款大幅增长、产能利用率不足等问题。

公司近3年的应收账款增幅远超过营收增幅,应收账款占收入比重从2016年的7.07%增长到了2018年的31.62%。正是因为大额赊销、回款放慢,2017年、2018年公司经营活动净现金流低于净利润。此外,报告期内主要产品西达本胺片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16.62%、35.30%、27.24%。

由于上述种种问题,加上证监会搁置月余迟迟未下发注册批文,不仅导致微芯生物IPO被否的传言四起,更是引发了该公司是否符合科创板定位的质疑。但从结果来看,微芯生物在科创板开市前夕顺利通过注册,表明监管层在创新导向和利润导向的审核理念冲突时,天平最终偏向前者。

将选择权交给市场

回溯微芯生物科创板“赶考”之路,3月27日获受理,先后于4月23日、5月14日、5月20日回复了上交所首轮、二轮及三轮问询,6月5日首家过会,6月11日率先提交注册申请。这一大段路,走得很顺畅。但到了证监会批复环节,却频起波澜。

根据规定,证监会收到交易所报送的审核意见、发行人注册申请文件及相关审核资料后,履行发行注册程序。发行注册主要关注交易所发行上市审核内容有无遗漏,审核程序是否符合规定,以及发行人在发行条件和信息披露要求的重大方面是否符合相关规定。证监会认为存在需要进一步说明或者落实事项的,可以要求交易所进一步问询。

从6月11日提交注册到7月17日完成注册,历时37天,其间微芯生物注册状态一直为“进一步问询中”。对于注册问询事项,市场揣测颇多,甚至引发关于IPO注册制中,证监会与交易所职能分工的争议。但最终结果再次验证了科创板及注册制试点的改革实质——将选择权交给市场。

有资深投行人士表示,这起案例,彰显了科创板的法治化精神。微芯生物依照公开披露的标准和会计准则要求进行了调整,没有用既往IPO对研发费用资本化的窗口指导尺度,科创板注册制改革在既定方向上不断前进,该案可以说是注册制的试金石。

6月13日,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在第十一届陆家嘴论坛演讲中指出,从核准制到注册制改革对我国资本市场发展具有重大意义,其实质是真正把选择权交给市场。落实好注册制,核心是增强信息披露,提高透明度,最大限度减少不必要的行政干预,让投资者能够自主进行价值判断,更加关注未来成长,更加关注长期投资价值。

国是金融改革研究院院长刘胜军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在科创板发行过程中最直观的市场化运行特征,便是市场化定价,将发行真正交给市场。真正市场化的发行,是由监管部门做程序性审核,而不是主观的判断,做判断的应该是投资者。